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快讯

加密货币的下一阶段:成为一种可投资的资产

  发自纽黑文—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打击加密货币:中国已经对这些货币发布了禁令,美国正在考虑出台一系列管制措施,而英格兰银行则在为持有加密货币的金融机构制定资本要求。但监管非但不会给加密货币行业带来

加密货币的下一阶段:成为一种可投资的资产

  发自纽黑文—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打击加密货币:中国已经对这些货币发布了禁令,美国正在考虑出台一系列管制措施,而英格兰银行则在为持有加密货币的金融机构制定资本要求。但监管非但不会给加密货币行业带来灾难,而是对其长期前景至关重要。

  我们可以用“产品创新”阶段来准确描述加密货币市场的开端。区块链技术使人们能够以新方式去处理老问题(什么是钱? 如何创造艺术并为其估价?)这催生了一些夺人眼球的应用,比如虚拟货币和代币化艺术品。同时它也为更广泛的领域带来了某些较为朴实无华的创新,从跟踪集装箱运输路径到改善医疗病历的完整性。

  区块链的影响会是革命性的吗?这得取决于你对“革命”的定义。比如美国西北大学的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就质疑近期这些技术创新的影响能否像从前那些突破一样深远。智能手机是否会被证明像电力一样重要?电子商务是否会像蒸汽动力一样具备变革性?互联网的影响能与无线电和电报相提并论吗?

  无论是否具备革命性,区块链无疑都会对各种传统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因为它刺激了新企业、产品和应用的产生。事实上这一切已经在发生了。而区块链应用的这种“主流化”则标志着该技术发展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

  如今加密货币正在进入其发展的下一个阶段:成为一种可投资的资产。无可否认,加密货币已经成为了一种市值约达2万亿美元的资产,但这是一个被欺诈、丑闻、内幕交易、拉高出货以及其他不光彩或非法活动所破坏的市场。

  即便是那些本应有硬通货撑腰的“最安全”加密货币——稳定币——也是如此。事实上,我的耶鲁大学同事加里·B·戈顿(Gary B. Gorton)和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成员杰弗里·张(Jeffery Zhang)就将稳定币比作美国1837~1862年“自由银行时代”流通的私人纸币——当时任何银行都可以发行自己的货币。由于监管极为松散甚至不存在,私人货币很容易触发疯狂的价格波动和恐慌。

  如果说稳定币几乎没有受到监管,那么加密货币市场的其他部分简直就是放羊状态。这或许就是加密货币行业发展的最严重障碍,如果该行业要吸引大量机构资金,明确的游戏规则是必不可少的。

  目前大型机构投资者要么对该行业敬而远之,要么以“风险资本模式”的形式在个别企业层面进行投资。而如果想要它们开始将加密货币视为一种替代性资产类别——像法定货币、商品或衍生品——就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首先必须有清晰和可靠的数据。在这方面加密货币市场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进展。虽然金融信息仍然不完善和不完整,但许多数据供应商现在已经能提供许多定价之外的数据——

  至少对那些最主要的加密货币来说是如此。而一些传统金融领域的主要参与者——诸如标普道琼斯公司及其数字市场指数组合——就为构建此类数据并确保其可信度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论基准。

  其次,我们需要一些研究去促进对加密货币作为一种资产类别的更深入理解。学术研究过往曾支持过一些新资产类别的创建,比如金融衍生品和指数基金,更不用说因子投资等投资手段,而如今也正在加密货币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比如说康奈尔大学的从林、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李烨(音译)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王能已经开发出了多个可以对加密货币进行估值的理论模型。德克萨斯大学的迈克尔·索金(Michael Sockin)和普林斯顿大学的熊伟也做了同样的工作。而罗切斯特大学的刘昱坤、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吴曦和我也从实证资产定价的角度研究了加密货币并认定它们可以使用传统金融工具进行分析且应该成为投资者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而第三个条件则是一个可信的监管框架。就目前而言这样的框架仍处于初级阶段,而这主要来自于监管加密货币所带来的一系列重大挑战。有些是概念性的,需要在会计和法律方面发展新的理论或修订现有理论。其他的则是一些操作性问题:例如虽然所有交易记录都是公开的,但却很难或不可能确定交易各方的身份。同时几乎所有这些考虑都是全球性的,这意味着大多数(至少是主要)国家的监管机构都需要在不扼杀创新的情况下协调其监督工作。

  一旦这些挑战被克服且一个有效的监管框架到位,加密货币的时代就会到来。吸引眼球且极富实验性的青少年时期过后将迎来一个更可预测的加密货币市场,而加密货币则可以被作为一个可信的资产类别存在。

本文来源于数字财经网,不代表数字财经网--济南鸿图资讯科技倾情打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cep668.com/caijingkuaixun/2021/1102/1161.html
广告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