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市

特斯拉再暴涨已超三个丰田,这卖的还是车吗?

距特斯拉市值超过丰田位居全球第一不过短短半年,特斯拉股价又迎里程碑,拉开丰田两个身位,在全球车企市值中一骑绝尘。

特斯拉再暴涨已超三个丰田,这卖的还是车吗?

距特斯拉市值超过丰田位居全球第一不过短短半年,特斯拉股价又迎里程碑,拉开丰田两个身位,在全球车企市值中一骑绝尘。

12月8日,特斯拉(NASDAQ: TSLA)股价高开高走,收盘大涨7.13%,股价报641.76美元,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大关,达6083亿美元,是同期丰田汽车(NYSE:TM)的三倍,通用汽车(NYSE: GM)的10倍。

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一路走高,相继突破100、200、300、400、500美元关口,年内累计涨幅667%。

截至发稿时,特斯拉股价649.88美元,市值6160亿美元,而全球市值第二的丰田汽车股价仅138.74美元,市值1939亿美元。

“即使我自己都说过,股价太高了。我说的是我该说的话。(I even said the stock was too high. I mean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近日,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如此回应飞涨的股价。

一家至今不靠卖车赚钱的车企

股价反映的是投资者对企业未来的预期,市值远超其他车企的特斯拉,在投资者眼里显然不只是一家车企。

作为一家车企,已成立17年的特斯拉,才有望在今年第一次实现全年盈利。

截至今年三季度,特斯拉连续五个季度盈利。三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营收达到87.7亿美元,净利润为3.3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43亿美元相比增长131%,当季交付量也创下13.93万辆的历史新高。

按照特斯拉的计划,其2020年的交付目标定为50万辆,比去年增长36%。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的交付量为13.93万辆,是二季度交付量9.065万辆的1.5倍,这意味着要实现全年50万辆的目标,特斯拉四季度的交付量要超过18万辆,较三季度增长30%。

不愿具名的特斯拉中国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特斯拉的企业文化就是使命必达,设定了目标之后必须全力达到,即使有压力,所有人也只会加倍努力,绝没有下调目标的道理。

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和服务版图正在迅速扩张,销售网点从一线城市铺向三线城市,充电站数量也力求翻番。《财经》记者了解到,仅在12月9日一天,特斯拉就上线27座充电站新站点。

公司基本面的向好支撑了股价走高,但马斯克认为,近期股价的高涨来自投资者对未来利润的期望,而不是近期的业绩。

在上周发给全体员工的信中,马斯克警告道,特斯拉的利润率相当低,在上一个年度中仅为1%左右,如果特斯拉不能满足投资者的期望,特斯拉的股价存在崩盘的危险。

马斯克的发言或许是出于自勉的谦虚,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特斯拉汽车业务的毛利率是27.7%,去年同期也达到了22.8%。

今年4月,理想汽车(NASDAQ: LI)创始人李想公开表示,据其测算,特斯拉在中国的Model 3利润率能达到30%甚至以上。李想提出,去年特斯拉的销售及管理费用占销售收入的9%,研发费用占比大约在4%到5%,如果扣除这两项费用,特斯拉的税前净利率预计能向15%迈进,基本是主流汽车厂商利润率的三倍,“如果不是受疫情影响,特斯拉的利润率将很快接近保时捷。”

车企的利润率普遍都在个位数,被誉为最能赚钱的车企保时捷的利润率能超过15%——而这一数字在苹果等科技公司一般是20%以上。

中信证券研报认为,与传统汽车公司依靠汽车制造和销售赚钱的商业模式,以及常用的市盈率估值方法不同,智能电动汽车公司因参与汽车全生命周期的服务,有机会在更多环节获得更多的价值量分配,以及更高估值。

资深美股投资者、美元基金Anlan Capital执行董事陈达对《财经》记者表示,特斯拉的优势在于软件(如自动驾驶)和服务(如超级充电桩)。

以自动驾驶功能Autopilot为例。2015年10月发布之初,它的售价是2500美元;2019年,分拆为定价3000美元的AP(自动辅助驾驶)和5000美元的FSD(完全自动驾驶)。随着功能的不断完善,FSD的费用水涨船高,从5000美元逐步增加到6000美元、7000美元、8000美元,最新价格为1万美元整。

目前FSD在中国的售价是6.4万元,达到Model 3车价(24.99万元起)的四分之一。涨价很大可能还将持续,马斯克此前表示:“我们离全自动驾驶越近,FSD软件包的售价就会越高。要我说,FSD软件包的价值甚至超过10万美元。”

马斯克认为,特斯拉应该被认为是大约十几家技术创业公司的集合体,其中许多与传统汽车公司几乎没有关联。公司从零开始创建了一个芯片设计团队,用于特斯拉全自动无人驾驶计算机,而汽车公司却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市场可以将特斯拉的股权价值估得高过通用?因为人们根本不认为特斯拉和通用汽车是在同一个行业里——有谁会为京东的市值超过万科而愤愤不平吗?”陈达向《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的问题变成了特斯拉能超过通用多少,特斯拉的估值如今应该瞄定其他的科技股大厂。

特斯拉究竟是什么行业?

很显然,特斯拉早已不能用汽车制造商的准则去衡量了。车企身份绝无支撑特斯拉市值的可能,更何况特斯拉在汽车制造商这个角色的扮演上,做得不算用心。

在交付量和股价双高的同时,特斯拉却因质量问题导致召回。11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因部分车辆车顶饰板表面的底涂剂可能不足,随着时间的推移饰板的附着力可能减弱,极端情况下饰板可能会从车辆上脱落,存在安全隐患。自2020年11月27日起,特斯拉召回生产日期在2016年3月16日至2016年7月31日期间的部分进口Model X车辆,共计870辆。

召回对于车企来说并不罕见,但特斯拉的回应遭到中国消费者和官方媒体的痛批。

特斯拉辩称,这不是设计缺陷,而是由于中国驾驶员的“使用不当”、“滥用载荷”,特斯拉迫于监管部门压力只能被迫召回。对此,新华社刊发评论表示,“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后浪代表,特斯拉已经成为市值超越丰田等传统车企的明星科技企业。不过要想开得长远,首先要学会遵守当地法规,保护好车主的正当权益。”

在整个汽车行业都在强调用户思维、服务至上的时代,特斯拉始终一意孤行,保持着对售后“粗暴”的态度;但在技术升级,驾驶体验方面,特斯拉却格外积极,并长期能给用户带来惊喜。

一位新能源投资者向《财经》记者表示,“评价特斯拉的市值,不妨参考一下苹果,万亿市值绝不是一个手机产品能支撑起来的,它的市值很大程度在于其‘互联’性质。消费者购物、阅读、娱乐、社交等方方面面,只要通过苹果产品实现,它都可以收取费用,例如公众号出打赏功能的时候,苹果还向其收取30%的费用,堪称雁过拔毛。而电动汽车有望成为新的互联载体,且其体量比手机更大。”

确实如此,雷军总在强调小米手机不赚钱,罗永浩更是曾言“卖手机不挣钱,就是交个朋友”。苹果一位高管也强调,“Apple成功的秘诀是把最好的软件装在最好的硬件里。”目前来看,特斯拉正是电动汽车领域最好的“硬件”。

据研究机构EV Sales Blog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十月,特斯拉Model 3全球销量260927辆,以12%的市场份额稳居首位,在其之下的是雷诺Zoe,前10月累计销售74124台,还不到特斯拉的三分之一。

当前社会热议的流量之争,放在智能汽车领域,其实就是用户之争。不少业内人士抨击特斯拉降价促销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品牌价值,但马斯克在品牌价值和销量的取舍中,或许根本没有犹豫过,因为特斯拉的最终目的从来不是通过汽车产品赚钱,汽车只是在提供一个用户基础。

因此,2017年,特斯拉Model 3量产下线的时候,业内最热的一句话是“多年以后,我们会不会像怀念iHhone 4一样,怀念Model 3。”

不可否认,特斯拉与苹果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但在商业模式里还有一个本质不同。陈达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所有iPhone后面都写着 designed in California(加州设计),但众所周知,苹果自身是不做硬件生产的,几乎全是依靠代工来实现,然而目前特斯拉的所有产品,都亲力亲为。”

显然,把特斯拉归咎为苹果一类的科技公司或许也不准确。陈达认为,“如果你硬要给它一个身份,那么就把它归在特斯拉业吧。”

特斯拉基于汽车和互联网创造了一个有着无限想象空间的全新行业,它可以包容特斯拉17年不盈利、产品较传统车企相对粗糙、品牌价值下滑、车辆频繁故障等等不足,且仍在疯狂的吸引着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投资者对特斯拉模式的期望还转移到了其他类似的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商上。今年11月,小鹏、蔚来、理想三家美股上市的新造车势力股价猛涨,其中蔚来汽车市值一度超过比亚迪,位列中国车企第一。截至发稿日,蔚来(NYSE: NIO)报收46.56美元;理想(NASDAQ: LI)报收33.31美元;小鹏(NYSE: XPEV)报收48.68美元。

本文来源于数字财经网,不代表数字财经网,中国数字货币财经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cep668.com/gushi/2020/1211/407.html
广告位

为您推荐